不仅是情商高而已,黄渤的乌托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银家的混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虽然新导演不足有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使得电影太仓促、过饱和,拍摄手法过于夸张,急于表现),尽管如此,黄渤我依旧能吹一年,黄渤说他看了很久的经济学和东西方哲学,没白看,中国缺这样的导演。

这里面,连求婚都是颠倒的,是女神姗姗主动向马进求婚,受到爱的感化,马进决定说出大船的真相,还把小兴连哄带骗让张总签下的财产转让协议也烧掉了。爱情面前,马进这个屌丝,慢慢变得有点高尚,有了人情味。

在这部片子中每个人都像是一个疯子,开始的时候是社会角色的转换导致心性的变化,王是这种转换,从一个无人关注的司机到一群人的领导者,他开始用暴力和专制来领导这些人,把这些人比作猴子、熊,只要打就可以使其听话,这是人类社会最原始的一种的形态,回归动物时期的形态。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形态一下子就会被推翻,人类依旧是智力动物,所以在张总的代领下很快的就分割成了两股势力,张总更是独占鳌头霸占了岛上绝好的资源,也讲扑克牌变成了流通货币,劳动换取吃食很公平也很符合现实人类社会。这是一种顺应时代发展的变化,然后王的势力开始慢慢弱化,一个新型的更加充满智力的社会慢慢开始崛起。而马进和小兴在这个发展中充当了一个另类势力,在旁边慢慢观察。而后又是一场荒诞的鱼雨打破了这样一种势力对峙,马进和小兴开始占得最高位置,开始分裂两股势力,最后统一到自己麾下,自己变成最高领导者。那场马进宣讲戏蓬头垢面站在逆光处像极了救世主,还有分吃方便面的桥段也是,马进扮演了类似于耶稣一样的角色,来引导众人走入自己创造的乌托邦世界。然而这时候大家都换上了新的衣服,这些新的衣服很像精神病院的病号服,还有那些围着火堆手舞足蹈的画面,我更倾向于在建造乌托邦的同时这些困在小岛上的人已经疯了,这些只是疯子的幻想和狂欢,毕竟并没有乌托邦的存在。

姗姗说如果回到真实世界,可能她和马进也就成了路人了,所以爱情到底是存在的还是不存在的,婚姻是私有制的产物,而爱情应该是不同个体间隔阂的打破,所以人类不同个体之间的隔阂是否能被打破;

没看《一出好戏》之前,以为这个片子会是一个纯天然的旅行喜剧,孤岛冒险,然后齐心协力,喜洋洋,合家欢,走出困境大团圆。

黄渤的这部影片处处透着隐喻,隐喻了社会变迁还有各个层次人之间的关系的变化。小兴这个人物是个亮点,前期和后期变化非常大,但是前期也在各处埋下了伏笔,证实着这个人的野心。这种转变是在人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心性的变化,是偶然也是必然。

以上拙见。

片子把落难荒岛的这群人,划分了三个等级,一边是王宝强饰演的导游“王”为主的屌丝派,适者生存,一切理论不管用,占有饮用水、野果这些最基本的生存资料为王,就以为能管理所有的人;而以张总为代表的上流派,讲排场,有管理经验,有保镖、打手,在货币变成废纸的时候也变成屌丝了,直到他们遇见搁浅的大船残骸,才找到根据地,这里俨然一个乌托邦。

每个人的观感都不一样,不用跟风也不用非说好或者不好,我只说自己的观感。这次很直面的感觉就是黄渤第一次作为一个新人导演是用了心的,没有交出一坨屎来忽悠观众,而是建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乌托邦,在一个无人岛上历经了人类社会发展史。

鱼雨和马进在灯光下的演说,是宗教到科技的演化,人们敬畏的神从“对自然的恐惧”演化到“对科技的敬畏”;

作为“大船”的见证者之一,马进和马小兴没有把“王”推下悬崖,置之死地而后快,而是把他带回人群里,让舆论、让大家的口水把他变成“疯子”,没有人相信他的话。然后,这是有反作用力的,最后马进说出自己看到了大船,大家也以为他疯了,“狼来了”的故事也在他身上重演。

整体片子的完成度是相当高的,内容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因为毕竟不是那种商业大片,节奏较慢而且剧情也不是非常紧凑很多时候会显得很纠结沉闷。有的地方还是比较欠缺,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但是很多地方也只能浅尝辄止,过于表面化,但是第一次导演的作品做到这种程度也是可以了。

对于女性的描述也很中国式,肯定了现代社会中女性的弱势地位(lucy勾引王以讨好领导者),也强调了妇女的权利(片中女性反对史教授的交配任务化),是现代社会女性认识自身地位和对女性独立意识的侧影;

在搁浅的大船这个“乌托邦”里,大家摆脱了“屌丝派”王宝强带领时,吞毛茹血的原始生活,过上有水、电、气,有洋酒,有烟草,有私人卧室、酒吧、咖啡、厨房、卫生间的现代生活,物质生活是提高了,可是大家的“明天”依然没有着落,内心是空洞的,所以这个时候,低调、冷静的黄渤饰演马进和张艺兴饰演的马小兴这一批“中间派”崛起了。

片中处处都是经济学原理和对当今社会的写实,很中国式但是也很震撼人,片中各种人物很完美的呈现了现今不同的社会性格或者说中国独有的国民性格;

片子一开始就打翻了我的这种设想,这片子是狂想式的,略带神经质的黑色喜剧,从陨石撞地球的新闻,一往无前的旅游大巴像潜艇一样冲进海里飞一般遨游。

王看到了游轮,而回去后却被马进等人说成是疯子,人们的岛如同洞穴,观察者的角度不同,导致不同人认知世界的方式和认知到的真实世界不同;

马进和马小兴看似在做无用功,但是做的却是最厉害的东西,聚集和收买“人心”,他们收购的手机,上面有家人的视频,他们关于明天的憧憬,虽然还没有落地,却赢得了大家了拥护,他们把这群没有明天,没有对过往寄托的人聚集在一起,打了精神的鸡血,吃饱喝足之后士气不再低迷。如果电影仅止于此,大家合家欢,齐心协力逃出孤岛,那么故事还是单薄了一些。

网站地图xml地图